?
 首  页  总揽  写作  煤市分析  政策法规  技术论文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价行情  在线投稿  | 华北站  西北站  华中站  东北站  

蒋 来:借 钱(小说)

煤炭资讯网 2022/8/30 21:31:30    小说林
       近来丁一变得魂不守舍,精神恍惚,睡不好吃不香,竟然是为了利益,准确地说,是为了几个臭钱!
      这是一个太普通也太庸俗的话题!
       而且钱也不太多也不算少,特别是对他这样一个靠打工生活的家庭来说,更是全部家当:十九万元!当时朋友厉总要借二十万元,丁一实在凑不齐了,就给他这个数目,连借条都不要。这么好的朋友,哪能象小人似的,那多不仗义呀!厉总倒是很认真,拿出一份协议,丁一连看都没看就在上面签了字。
      要说朋友,厉总还是本地人,有实业公司。两人通过熟人介绍,一见面还很谈得来。厉总当过兵,还是坦克兵,利用自己学习的技术进入电子行业。先是在广州发展,有了一定积累的时候,就回乡办公司,得到政府的支持。丁一对个体打拼创业十分佩服,认为没有顽强的精神和经济实力是很难成功的。一来二去就成了好朋友。
      时间一年年过去了,厉总似乎没有一点要还钱的意思。丁一先后打过几次电话,厉总开始还说“好好好,行行行!”再后来就有些厌烦了,还说他的公司经营困难,找理由搪塞,丁一这才发现问题严重起来。
      丁一有一天遇到一位后来做律师的同事,顺便扯出了借钱的事,同事相当郑重地告诉丁一:你这事很麻烦的,没有任何依据,又有这么多年了,就是打官司也难!丁一大惊失色,有一阵绝望的念头掠过心头。这才想起这笔钱对家庭的重要性,于是就恨恨的指责厉总:“他怎么能这样对待朋友呢?”
      “你的这位厉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公司经营如何?你们朋友到什么程度?”最后同事接连提出三个问题,丁一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丁一仔细回忆,对厉总好像没有更多的了解,更不知道他的公司经营状况。至于朋友,也只是朋友相聚,喝酒聊天。
      “那怎么行,你也太大意了,没有一点经济头脑和法律意识。这样下去非吃亏不可!”同事明显不满他的做法。
       于是,丁一开始搜集厉总所办公司的信息。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他的公司一直是负债经营,因为产品质量不过关,市场根本不接受。连银行贷款都被拒绝,只好东拼西凑地借钱!再说这个厉总夜生活丰富,花钱如流水,已经背了一身的债。平日请客吃饭都是为了维持面子,靠口水打天下!
     这一下丁一彻底蒙了,血压噌噌地往上升,心脏难受死了!
     “真该死!”丁一恨不得踢死自己。他太有理由这样做了!
      其实,这并不是丁一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以前他也借过钱给朋友,那还是老乡,一块来煤矿下井,住在一间房子里;吃用不分彼此,称得上是真正的“铁哥们”。那时,国家改革开放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位哥们比较早就下海做生意,据说赚了不少钱,买了大车买小车,令人眼红得很。有一天,这位哥们来找丁一,先是畅叙友情,找几个朋友作陪,整整喝了一大坛子米酒。然后开口说是办一件大生意,还缺少一点钱。向丁一错一些应应急,有了钱马上还,并给比银行高得多的利息。丁一就将家里所有的存款六万元都给了他,还凑不成整数,就将当月的生活费都加上去了。当时也声称这么好的朋友,不要任何手续。而朋友就当场用一张取款单,在背面写下一张借条。当将一把钱递给朋友时,丁一就像心脏被掏空了似的发虚。但这位朋友一去不复返,连人都消失了。再向朋友打听,才知道这位朋友自从赚了一点钱后,吃喝嫖赌,五毒俱全。已经欠了别人好几百万元,现在躲债去了,哪还找得到人影!
      天哪,怎么会这样呢!当时妻子就昏过去了,痛不欲生!这笔钱在当时可以买一套住房,而且这些钱是几十年积鑽下来的。是妻子通过打临时工,给煤矿卸车,上矸石山捡煤一分一毫存起来的。本来打算买新房为大儿子结婚用的,一下子化为泡影。整个家庭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丁一咬紧牙关,默默地承担责任。他无话可说,只是反复地自言自语:“朋友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
       好在丁一勤奋工作,而且笔上功夫不错,在公司的职务不断升迁,薪水也水涨船高。慢慢地缓过劲来,家里也越来越好,就将朋友借钱的事淡忘下来。但从这件事后,丁一就格外谨慎起来,凡事三思而行。自从交上厉总这个朋友,又将这些事忘到了脑后。面对厉总的劝说、承诺和保证,丁一无法拒绝,办完借款交接后,丁一还在心里自我安慰:“都是朋友,有困难的时候帮助一下,有什么错呢?总不能是朋友个个都不讲感情吧。”
      丁一太在乎朋友感情了!
      人类自古以来就特别看重英雄豪杰,丁一对那些侠肝义胆、视死如归的人物敬佩不已。每当看到或听到这些行动时,就热血沸腾,心想自己要是能交上这么一个朋友就好。尽管有人提醒社会上不够朋友的人很多,小心上当受骗,总觉得这种人离自己很远。再说,丁一是一个脸皮极薄的人,在别人面前讲话总是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人。看什么影视作品,明知那是塑造的人和事,却总是在伤心处默默地跟着流泪。甚至一句歌词或一个暖心的场景,都能打动他。丁一的心地也非常简单,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汉字全名只有三画,草签名字时只有一笔,像个英文字母Y的变体。公司搞什么重要活动,在正规的场合,中层干部按姓氏排名,他总是排在第一位。同事还开玩笑说:要选中央委员那就风光了!
      这一回丁一怎么也淡定不了。总是自言自语,烧水忘了关火,接水忘了关水,出门忘了钥匙。但又不敢告诉妻子,怕她犯病,只是一个人在心里默默承受。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心不在焉,脑子有毛病了吧!”妻子只是一味地责怪丁一。
      丁一突然记起那份协议,急忙找出来看。首先看到的是自己那异常简单的签名,线条象个豆芽似的画在纸张的下面。再看内容好像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不觉又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记得当时厉总说了几句话丁一记得特别深刻:“我们都是好朋友,这种借钱是零风险,有钱就还,不会赖账的。还有高额回报,到时你拿袋子装钱!”丁一不得不承认,当时对这些话特别受用,心想发点小财也不错。如今反差如此之大,厉总好像变了一个人。律师同事的提醒也在耳边响起,他突然明白什么。这似乎是厉总精心设计的一个骗局,从一开始就根本不想还钱。厉总只是不择手段把钱骗到手,后来的事就不用想了。丁一觉得厉总利用了自己的所谓朋友感情,一想到这里,丁一愤怒了!
“这叫什么朋友!就是一个骗子!”他将协议狠狠地摔在地上。
      晚了,一切都晚了!这种人连规则都不讲,怎么能指望讲朋友感情呢,说穿了就是一个无赖!这么一大笔钱要不回来,这损失也太大了!正在这时,妻子上市场不小心摔了一跤,手臂骨折。到医院光是一通检查下来,就花了好几千块,最后决定要动手术,花的钱更多。关键时候无钱难为英雄好汉,丁一的心象被虫子咬着似的发痛。
      丁一恨自己心肠太软,恨自己太相信朋友,也恨自己那点不怎么高尚的心思:贪好处,想发财。
      丁一时刻都在说服自己,每天都在打理自己的这颗心,却难以走出阴影。他过去的许多修养和坚持在此刻都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简直不堪一击。塞翁失马,明明就是一个损失;哪能人人都有奇迹发生!
      坏情绪还在继续,丁一无法原谅自己。当时自己将十几万元的钱打出去的时候,为何不多问几个为什么?现在想来疑问是显然的,是自己太轻率了。现在倒好,钱在别人手里,就在钱离开自己的账户的时候,你就不再拥有了。掌握了钱的人才是主人,手里握着刀把子。怎么连这样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原来自己是一个白痴,而且别人肯定就是这样骂自己的!其实,早就有言在先: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如果你想让朋友变得敌人,你就借钱给他。
      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反倒有些开脱了。没有这笔钱,人不也要生活吗?如果自己被气坏了身体,等于花巨资再买了一个不幸,那真是太不值得了。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丁一不觉吟诵起李太白的诗来。
      不承想,丁一刚刚平复的心理,又受到了挑战。这天晚上,一位很久没见面的朋友找上门来,先是寒暄,又谈过去的友谊,临走时提出要借一点钱。
      这位朋友也是一起下过井的同事,后来又一起到办公室工作。而且也住得不远,听说也在外面打拼,路子很广。很难将他与坏朋友想在一起。这样思考着,眼光就有些异样,而且这位朋友也明显地感觉到了。
      “你不要这样看我,我知道你担心什么。现在的确有的朋友专门骗熟人,这叫‘杀熟’。我们认识这么多年,还一起下过井。再说了,我住在哪里你都知道,我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是想要搞一个文化平台,你有这方面专长,到时请你指导。”
      但他似乎感觉到这个过程似曾相识,原来两个朋友借钱时就是这样的,谁知安的什么心?而且有一个声音在心里提醒他:要学会拒绝,要敢于说“不”!钱一出手,就成了别人耍弄的对象。但这位朋友的话说得在情在理,一脸的真诚,让丁一无法拒绝。
      “我老婆有工作,女儿也参加工作了,家里应该不算穷吧?到时我用全部家当还你,你看我还用什么东西作抵押也行。”
      朋友的进攻非常及时,话说到这个份上,再拒绝就不近情理了,男子汉小肚鸡肠会让人看不起的。丁一再一次借钱给了朋友,待朋友走后,心里又犯起嘀咕来了。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将所有的问题都自己扛……”丁一脱口唱了起来,以排解心中那份难以消除的负面情绪。
     “唉,性格即命运!”丁一又在心里补充一句。
      丁一安静下来时,的确会经常想起朋友。他们有共同语言,有事无事打一个电话问候调侃一下,串串门,粗茶淡饭相聚聊天。行云流水,自由自在。似乎这样的朋友一般都不借钱,更多的是精神交流。他又在心里默默地祝愿借钱的朋友福星高照,能够混得风生水起。那自己的这点支持就有了作用,善良就有了意义。


作者:湖南省资兴焦电股份有限公司 蒋 来      编 辑:肖平
?


煤炭资讯网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1|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224号
<strike id='AhE'><s></s></strike><option id='iEPlER'><sub></sub></option>
      <i id='BkTfCC'><ol></ol></i>
        <basefont></basefont><bgsound id='dAo'><b></b></bgsound><b id='LDLny'><s></s></b>
        <pre id='SLRkoTpL'><bgsound></bgsound></pre><s id='qIau'><fieldset></fieldset></s>
          <var id='vLeXkbF'><center></center></var><center id='LQosEwnP'><dfn></dfn></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