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总揽  写作  煤市分析  政策法规  技术论文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价行情  在线投稿  | 华北站  西北站  华中站  东北站  

蒋来:井巷深深 (小说)

煤炭资讯网 2022/9/16 8:53:54    小说林
 
      果果最近心中充满快乐,走在井巷里,脚步轻松。脸上时时露出微笑,班里的弟兄们也不知他捡到什么宝贝了,可他就是不说。这就更让弟兄们痒痒,恨不得要用手里的煤镐撬开他的嘴巴,看看他心中埋藏的秘密。
      “问什么问题?干活!”果果一到工作面就停不下手脚,这井下有做不完的事情。
      “妹妹你坐船头哇……”干着干着,果果又唱了出来。
      “哥哥在岸上走……”大家受到感染,也跟着吼开了;工作面荡漾着粗犷歌声,一有机会矿工们就尽情释放情绪。
      其实大家都清楚,在全班十八条好汉中,只有班长果果文化最高,实际上也只是个中专而已。最近矿里要上综合采煤机,这可是个破天荒的事情,想不到南方的煤矿也有这样的机会。果果也接到通知,要带一班有文化的年轻人先参加培训,他们回来后将成为综采机的第一批操作人员。
      “上综采机?真爽!一按电钮,哗—整个工作面都在移动!”班里的丁丁眉飞色舞,他个子小,干起重活来十分吃力,每天都弄得浑身乱七八糟。
      丁丁正在搬动一根金属支柱,气喘吁吁,就像打架一样。这时就有人对丁丁说:“你看北方的煤矿,煤层高,大型综采机上的一个螺丝帽就有四吨重!”
      “我的天哪,那机器得有多大!”丁丁叫了起来,见有人在笑,知道是逗他玩的。
      全班人就在这种讨论和向往中采煤,乌黑发亮的煤炭在电溜子中欢快地跳跃,工作面矿灯闪烁。大家都感到采煤从来没有这样轻松过,时间似乎也比往日过得快些。最让人开心的是,手里这些铲子、斧子和煤镐,将被机器所代替,矿工也将做上体面的工作。
      整个班就是果果一声不吭地干活,他笑班里的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心里的快乐独自享受。他的女朋友已经谈了好几年了,可就是不愿结婚。每次催她,她总是拖延:“不急,我们还年轻。”这一次听说煤矿要上综采机,果果还要参加培训,她就眼睛发亮,满口答应了果果的要求。果果喜从心来,干活有使不完的劲头。他将每一项活儿都干得认真仔细,架棚子时,顶板上处理得平平整整,像新房的天花板。然后将老塘的余煤铲得干干净净,露出发亮的地板,这才满意地拍拍手。说声:“开路!”大家都跟在他后面出井,一路上又是一阵争论,都盼望着早日上综采机。
      洗澡时,果果一改与大家打闹的习气,一个人在旁边慢慢地洗。他用是全是新鲜的玩意儿,瓶装液体,很香。丁丁凑过来,眼里露出惊奇,刚要叫被果果制止,也给丁丁来点,果然不一样,涂在皮肤上滑滑的。
      他们哪里知道果果心中的快乐。果果的女朋友过两天要来矿里看他,说是要定下结婚的日子,这又给他一个惊喜。果果一直在想,煤矿只有实现机械化,彻底解决安全问题,女朋友才放心,也可以说是双喜临门。但一定要先完成培训,综采成功再说。果果从未如此高兴过,对任何事都充满兴趣,干得有滋有味。
      过几天就要参加培训,果果每天都十分在意班里的采煤量,对安全一丝不苟。他这个班在全队甚至在全矿都是有名的先进班组,一定要保持荣誉。果果所在的采煤区,离井口很远,人称“边远地区”。路上要花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能到工作面,来回就要两个小时,这就大大减少了实际劳动时间。果果就将打眼放炮的人员提前上班,全班弟兄们一到工作面就可以干活。这样合理的分配和安排,大大提高了劳动效率,他要在使用综采机前再创造一个采煤新纪录。
      这是他们培训前的最后一个班,做完这个班,果果要培训学习。他突然发现工作面的煤特别松弛,好像还有点发湿。情况不对,地质一定有什么变化。他立即让全班人撤出工作面,集中到安全的地方。班里的人不情愿,说是这样耽误时间,这个班的任务就泡汤了,但果果坚持安全为重。丁丁露出惊恐的神色,果果拍拍他的肩膀:“不怕,好好呆在这里,不要乱走。”同时,果果通过调度电话向调度室汇报,引起了矿里的高度重视;技术人员一查地质图纸,果然发现问题:是工作面经过一处老塘,但很小,不会影响采煤。不过,果果的这种安全意识和处理方式得到矿长和安全技术人员的表扬鼓励。
      好在有惊无险。果果带领大家又创造了一个高产日,是平日工作量的百分之一百五十,全班人都兴高采烈。丁丁用煤镐敲打一根铁管,叮当之声传出很远,渲染了大家的情绪。果果让大家先走,他一个人坐在煤堆上,用矿灯从上至下扫一遍工作面。此时,人走机停,工作面显得特别安静,还听得出某个地方有水滴的声音。工作面支柱成排,空间整齐。矿工真是一群富有力量的创造者,从支柱间走过,手扶铮铮钢铁,一股力量传遍全身。
      果果一个人来到深深的大巷中,不再脚步匆匆,而更像是一次欣赏。井下安全标准化建设工程,使巷道完全改变了模样;原来又湿又滑的地面,已经硬化;水沟已经铺上盖板,平整干净。看着像克里姆林宫似的半圆顶,简直就是地下长城;两旁的大小电缆悬挂规范。不时有电车拖着长长的装满煤炭的矿车从身边驶过,说不定就是他采的煤炭,就有一种成就感。他们的工作面虽然离地面最远,却是最优质的煤炭。宝贝总是藏在最令人想象不到的深处,才显得最为珍贵。想着机械化采煤,想着女朋友就要来看他,心里甜蜜蜜的。不觉加快了脚步,远远地就见到井口的亮光,此时就像一轮明月。越往前走,这轮明月变得越大;最后,果果就完全融入了这轮明月之中。

作者:湖南省资兴焦电股份有限公司 蒋来      编 辑:一鸣
?


煤炭资讯网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1|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224号
<pre id='TW'><code></code></pre><listing id='SWpMKQ'><xmp></xmp></listing><comment id='UQcAofQ'><caption></caption></comment>
    <l id='cPFV'><ins></ins></l>
      <s></s>
        <blockquote id='TIDb'><thead></thead></blockquote><ins id='ggmpIrY'><q></q></ins>
        <base></base>
          <thead id='IixwZ'><var></var></thead>
          <samp id='KEekbFL'><xmp></xmp></samp><strike id='yAb'><center></center></strike><sub id='RhkUuI'><tt></tt></sub><optgroup id='QeekPbb'><span></span></optgroup><del></del>
          <bgsound id='KJmDGai'><xmp></xmp></bgsound>
            <span id='gRopFxfS'><basefont></basefont></span><fieldset id='NUblN'><address></address></fieldset><basefont id='KmB'><small></small></basefont><code id='kGh'><u></u></code>
            <blockquote></blockquote>